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道路交通事故,谁有权向保险公司索赔

  发布时间:2009-08-18 11:59:31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字号:(2008)站民初字第25号

    2、案由: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

    3、诉讼双方

    原告孙某某,男,1968年7月15日出生,汉族,市民,现住本区新采煤街102号。

    委托代理人田军,本区法律援助中心工作人员。

    被告芦某某,女,车主。

    被告樊某某,芦某某的丈夫。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焦作市中站区人民法院

    一审审判人员:赵民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2008年1月15日

   (二)一审诉辩主张

    1、原告诉称

    原告孙某某诉称,2007年6月26日,樊某某驾驶豫HD1621号农用三轮车(车主为芦某某)由北向南经下白作村道路行至工农2号院门前向后倒车时,与由南向北行驶的由原告驾驶的豫HC2127号两轮摩托车相撞,造成两车损坏,原告受伤的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原告承担次要责任,被告承担主要责任。原告受伤后在焦作市中医院住院治疗26天,并根据门诊医嘱休息2个月。现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二被告共同赔偿原告医疗费7922.14元、误工费2338.3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60元、营养费260元、护理费698.8元,合计11479.29元的80%,即9183.43元。并要求二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2、被告辩称

    被告樊某某辩称:交警部门认定责任不合理,我的责任过重;原告医疗费在用药方面有虚假,误工费计算时间过长,伙食补助费标准过高,营养费不合理,我已赔偿过200元。我与原告于2007年11月23日达成和解协议,应按协议履行。我不是车主,应由车主承担赔偿责任。

    (三)一审事实和证据

    2007年6月26日,樊某某驾驶的芦某某的豫HD1621号农用三轮车自北向南经下白作村道路行至工农2号院门前向后倒车时,与由南向北行驶的由孙某某驾驶的豫HC2127号两轮摩托车相撞,造成两车损坏,孙某某受伤的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孙某某负次要责任,樊某某负主要责任。当天孙某某入住焦作市中医院,经诊断为颅脑损伤、多发性软组织损伤。2007年7月22日出院,共住院26天,支付医疗费7683.34元。孙某某分别于同年7月23日、8月21日到该院复查,医嘱均建议休息一个月,孙某某支付复查费用238.8元。孙某某住院期间由其妻子毋如意陪护,事故发生后,樊某某已支付孙某某200元。另查明,2006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9810.26元/全年,芦某某与樊某某系夫妻关系。豫HD1621号农用三轮车系家庭共同财产。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交警部门事故认定书一份;

    2、焦作市中医院入院证一份、病历16张,出院证一份,诊断证明3张,医疗费票据7张(金额7922.14元)、户口登记卡二张。

   (四)一审判案理由

    焦作市中站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樊某某驾驶的农用三轮车车主为芦某某,二人系夫妻关系,该三轮车系家庭共同财产,经营收入用于家庭共同生活,二被告应共同对该三轮车给他人造成的损失承担责任。本案中,经交警部门认定樊某某负事故主要责任,故二被告应对原告损失共同承担主要赔偿责任。原告主张医疗费7922.14元、误工费为2338.34元(9810.26元/年÷365×(26+61)天)、陪护费698.8元(9810.26/年÷365天×26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60元(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出差伙食补助费标准10元/天×26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因原告伤情较轻,对营养费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要求被告按80%承担责任的比例过高,应按70%计算,对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被告已支付款项,应从赔偿总额中扣除。被告辩称事故认定不合理,原告医疗费过高的主张,未提交证据证明,本院不予支持。

    (五)一审定案结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芦某某、樊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共同赔偿原告孙某某医疗费7922.14元、误工费2338.3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60元、陪护费698.8元,共计11219.28元的70%,计7853.5元,扣除被告已支付的200元,应支付7653.5元;

    二、驳回原告孙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芦某某、樊某某共同负担(暂由原告垫付,待执行时一并执行)。

    一审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判决已生效。

   (六)解说

    一、原告起诉后以双方达成和解协议为由又撤诉的,后又以同一事实和理由起诉,法院是否受理?

笔者认为应当受理。起诉权是公民一项重要的基本权利,只要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规定的条件,且未经法院实体处理的均可起诉,法院应当受理。《民诉法》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五)项又明确了原告撤诉的不得按申诉处理,赋予当事人以起诉权。至于原告是否能胜诉,则是实体审理的任务,不是受理审查的问题。产生这种误解是因为将诉权和胜诉权,立案环节的形式审查和审理环节的实体审理相混淆,这样堵塞了当事人合法权益的救济途径。人民法院对本案予以立案无疑保护了当事人的权益。

    二、上述情形下,如被告答辩要求按和解协议履行,是否应采纳被告意见,在该协议范围内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驳回超出该范围的请求?

笔者认为在和解协议内容明确、权利义务清晰、具备可执行性的情况下,应采纳被告意见,在该协议范围内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驳回其他诉讼请求。因为被告的答辩实际上提出了新的事实,而意思自治原则是民事法律的基本原则,在不违反法律和公序良俗的前提下对达成合意的各方当事人均具有约束力。如不采信该协议,将导致社会诚信危机,扼杀公民自发调整社会关系的主动性和创造性,根本上违背了民事法律原则。在和解协议仅达成一定意向、权利义务不明确的情况下,则不应采纳被告的抗辩主张,全面审理原告的诉讼请求,因为和解协议因内容不明,并未对双方产生约束力。本案中,双方的和解协议仅约定双方共同到保险公司办理理赔、款项由原告领取等内容,并无赔偿数额实质性内容,对该协议不予采信,从而保证了原告权利的全面实现。

    三、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中,有权向保险公司索赔的权利人是被保险人(事故的侵害方)还是受侵害人?

    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五条规定了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有支付急救费用的义务,但并未明确包括急救费用在内的医疗费用由谁向保险公司索赔,即谁是索赔权利人。该条的立法本意是促进受侵害方得到及时的救治,保护其生命健康权。但有人指出,当前的第三者责任险是商业保险,而《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的第三者责任险为社会强制保险,两者有明显区别,在国家为出台《道路交通安全法》配套规定之前,保险公司无支付非强制保险的抢救费用的义务。这也导致现实中,在交通事故发生后仅有部分保险人在收到伤员抢救费用通知后支付急救费用。不仅如此,该条款还影响了人们对谁是索赔权利人的理解。正如在本案的情形中,原告在垫付了治疗费用后,向被告侵害方索赔,被告以参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五条规定、原告应向保险公司索赔为由拒付,而保险公司又以被保险人先期支付赔偿款后,由被保险人向保险公司提出为理赔申请为前提。这样反而使被侵害人无所适从,增加讼累,也违背了交强险设立的保护侵权人和被侵权人的初衷。笔者建议应制定对《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五条的相关配套规定,补充被侵害人均可向被保险人和保险人索赔的规定,切实保障交通事故中受害方的利益。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21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2